索償項目計算機

電器技工因僱主疏忽責任索償

受傷僱員:法律援助署委派律師代表

詳細賠償項目及金額

冷氣技工背部及手臂受傷

工傷賠償, 技工, 民事訴訟

受傷冷氣技工的案情責任及證供

根據申索陳述書,受修技工針對僱主的訟因包括:

(1) 違反疏忽法中的謹慎責任;

(2) 違反僱傭合約的隱含條款;及

(3) 違反法定責任(即香港法例第314章《佔用人法律責任條例》)。

原告人在他的申索陳述書及證人陳述書中有關該意外前後所發生的事實之描述皆和上述「該判案書」內法官所採納的不爭議事實相同。另外,在其申索陳述書及證人陳述書中,受傷工友指控僱主沒有向他提供職業安全訓練及提供任何安全設備,例如安全帽、安全帶及安全鞋等。

有關僱主的責任方面,原告人的案情主要是,作為僱主,在法律上對工人負有謹慎責任,包括提供適當的工具、安全的工作環境、工作系統、及監督。尤其重要的是,即使該名工人曾向主管要求,但是卻沒有提供工作平台,而只是提供木梯讓工人在大約離地面10呎的高度進行工作 。

除了原告人的證供以外,原告一方原先安排了該名受傷冷氣技工的前同事作供,並且存檔了證人陳述書。大律師在開案時向法庭確認原告一方不會傳召該名證人出庭作供。

廣告

24小時當值諮詢服務

超過十年經驗為市民提供支援

審訊前喪失收入及強制性公積金的損失

  • 大律師在其陳詞內提出,本席亦同意,以法官在DCECXXX/2015一案中所採納的港幣14,154元每月平均收入,用作計算在這申索下的金額。
  • 第一段的申索時段是由該意外後直至病假結束為止,總共366天的病假。委員會在「表格9」內及主診醫生皆同意這是合適的病假。法官裁斷原告人在這時段可獲得的審訊前喪失收入及強積金的損失為港幣178,340.40元(港幣14,154 元x 12個月x 1.05)。
  • 在病假結束後,法庭可給予原告人時間找尋新工作,而法官認為大律師在其陳詞內所要求的3個月時間是合理的。所以,原告人可獲得的審訊前喪失收入及強積金的損失為港幣44,585.10元 (港幣14,154 元x 3個月 x 1.05)。
  • 原告人原先在其「損害賠償陳述書」內是以他完全沒有工作及收入的基礎下計算這時段的損失。但是大律師在其陳詞內則以原告人在這段時間內是有其他種類的工作,例如保安員,並且以平均月薪港幣12,000元來計算原告人在這時段的收入。
  • 大律師同樣是以港幣14,154元扣除港幣12,000元來計算原告人在這時段收入及強積金的損失。
  • 從以上大律師建議的計算方式可見,原告人的案情是建基於他不能重回該意外前的工作。大律師指出,雖然這做法和醫生的意見不一致,但是在考慮一名原告人是否能重回意外前的工作時,法庭不單止只是參考專家從醫學角度發出的意見,亦須考慮實際情況。法庭同意,原告人不能重回該意外前的工作。法官所持的理由如下:-
    (1) 職業治療師評估原告人不能再從事冷氣技工的工作,並且提議原告人轉換他的職業。
    (2) 雖然醫生認為原告人可以重返該意外前的工作,但工作效率會下降,特別在搬重物或涉及受傷地方的體力活動或進行極端動作時。
    (3) 作為一名冷氣技工,原告人是須要搬重物,例如冷氣機,而在搬運冷氣機時必定會涉及受傷的地方(即右手臂)。
    (4) 在安裝冷氣機時,原告人亦很大機會須要爬上木梯或者工作台,在離地有一定高度的位置,去進行這項工作。在攀爬的時候,原告人也必定需要使用他的右手臂。
    (5) 在原告人右肩至手踭仍然有疼痛、僵硬及無力的情況下去進行上述的工作,不單只會造成自身的危險,也可能會連累到其他的工友。
  • 鑑於上述的情況,雖然從醫學角度上原告人是可以做回冷氣技工,但是在實際上法官不認為這是可行的。法官也不認為僱主會願意去聘用有上述剩餘殘疾的員工為冷氣技工,並且承擔可預見到的風險。
  • 法官接納原告人的案情,同意原告人因該意外造成的傷患令他無法做回冷氣技工,而需轉換工作,例如成為保安員。因此,原告人人直至到審訊日為止,可獲得的審訊前喪失收入及強積金的損失為港幣113,537.34元[(港幣14,154元 – 港幣12,000元) x 50.2個月 x 1.05]。
  • 根據上述的計算,原告人在這申索項目中可獲得的總金額為港幣336,462.84元(港幣178,340.40元 + 港幣44,585.10元 + 港幣113,537.34元)。

痛苦賠償參考案例判決

  • 原告人在這項目所申索之金額為港幣350,000元。
  • 大律師在其陳詞中援引了以下案例供法庭參考:
    (1) 在HCPI XXXX/1996一案中,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判予港幣300,000元的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的補償。
    (2) 在HCPI xxxx/2002一案中,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判予港幣250,000元的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的補償。
    (3) 在DCPI XXX/2006一案中,區域法院法官判予港幣300,000元的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的補償。
  • 法官留意到,上述案件中的原告人所受的傷害均較本案原告人在本案中的傷勢嚴重。在上述的案件之中法庭也認為原告人所受到的傷害並未達到“嚴重受傷類別” 或者是 “嚴重受傷類別”的底端
  • 在考慮過本案原告人的傷勢及接受的治療,以及醫生對原告人人之情況及剩餘殘疾的意見,本席認為原告人所受的傷及因此而構成的殘疾,比“嚴重受傷類別”為低。考慮到上述之案例及這宗案件的一切有關情況,以及通脹之因素,就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這項申索,本席認為合理及適當的賠償應為港幣300,000元。

醫療費用、交通費用及補品費用

  • 有關醫療費用方面,原告人原先申索的金額為港幣7,000元。但是,法官在「該判案書」內經已裁定原告人就第10A條下可獲得的補償為港幣6,161元。原告人在庭上也確認,除了港幣6,161元之外,他沒有支付進一步的醫療費用。因此,法官在本申索項目下給予原告人港幣6,161元。
  • 至於交通費用方面,原告人在庭上解釋,他每次到醫院覆診及接受治療,來回交通費是港幣20元。根據原告人所提供的資料顯示,總共到公立醫院覆診及接受跟進的治療達89次。因此,法官在本申索項目下給予原告人港幣1,780元(89 x港幣20元)。
  • 有關補品費用,原告人的申索金額為港幣2,000元 。他在庭上解釋,在這方面的花費包括了購買花膠及鈣片。雖然沒有提供單據,法官同意這是合理的補償金額。

廣告

民事案常見賠償項目
法庭並非會全部接納

協助市民申請法援・按此網上計算賠償

總結賠償項目金額

基於上述之評估,原告在本案中可獲賠償的總金額為港幣615,923.75,從中須扣減已收取的僱員補償金

港幣
(1)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300,000
(2)審訊前喪失收入及強制性公積金的損失336,462.84
(3)工作能力的損失56,616
(4)專項損害賠償9,941
小計:703,019.84
(5)減僱員補償金172,612
總計:530,407.84

 

外部連結:法律援助署